参商☄️

我 与山说话 山 沉默无答

绣春刀之无间地狱(二)

  不资道有没有写出丁修浓浓的爱呀

   前文(一)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  当天夜里,沈炼领巡城命。道路僵尸俱叠,秽气熏天,瓦砾四散,尽为齑粉。伤心惨目,心有戚戚也。巡至诏狱外,借光见地面有一人影,遂悄令手下包围外墙,跃身屋脊上,抽刀欲砍。黑衣蒙面人惊觉,抽腰间长刀抵挡,借力转身,猛回刺,再挥刀劈砍,并用掌推刀,力甚大。沈炼持刀硬挡,刀身相撞,声锐利刺耳。

  黑衣人又是几番疾速劈砍,皆以左掌推刀背助力。沈炼一一挡开,心下正疑,只见其双膝一沉,换做左手持刀,高举脑后,借助沉身之势,挑刀猛刺。沈炼大骇,旋身闪过,奈何屋脊狭窄,便跌回地面。黑衣人刀法狠辣,巡看小旗咸难抗衡,使其脱逃。沈炼细思黑衣人最后一招,竟是倭刀术狠杀,虎伏绝刀势。


  夜半街道俱静,临街一茶楼影绰有灯火。堂内十五六岁少年南向坐,座下跪黑衣女子。女子言:“周公谢绝公子意。”少年问其缘由,女子答曰:“周公言体肤将灭,无愿苟活,只求身死以警世人。”

  少年点头,将其摒退。黑衣女子即行礼,扶腰间刀告退。


  二日沈炼报千户陆文昭昨夜遇袭事,陆文昭问:“可看出是何人?”

  沈炼答:“贼人身长五尺有余,形貌消瘦,盖是女子。见其招式,疑似倭刀术。”

  问有何事发生,沈炼言再无其他。陆文昭道不妨事。沈炼仍有疑,陆文昭脸色严肃,厉声曰:“周吏目弟之事你能查清?女子轿夫失踪你能查清?群象惊逃你能阻止?以你我之力能如何?休要多生事端,回去休息罢。” 

  同日,因黄尊素抓捕公文丢失一事,许显纯受魏忠贤责骂。许心中不愉,着抓捕旗尉问罪。其中官品高者名裴纶,详述事情始末。

  

  当日,裴纶与随从行至苏州城外,忽遇男子劫道。该男子放荡形骸,发式与常人有异,背扛苗刀。

  男子道:“面前可是锦衣卫裴大人啊?”

  裴纶道:“尔何人?欲何为?”

  男子嬉笑答:“我是来抢黄尊素公文的。大人若惜命,直接给我罢。”

  裴纶笑道:“口气不小,且看能过几招!” 说罢,双手握乌金棍进攻。

  男子仍嬉笑,未着急拔刀。仅手转刀柄,便得以牵制,以巧劲击退裴纶。裴纶后退,旋开棍棒,竟作双刀使用。男子大笑,从背后抽出六尺长刀,竖握立于身前,轻易挡下。裴纶心下大骇,冲随行小旗嚷道:“王八羔子!还不过来帮忙!”

  小旗这才清醒,拔刀向前。男子双手紧握刀柄,挥刀猛砍,又转手腕,别裴纶刀于胸前,错身其后,以刀柄击其后背,刀背则借势打晕小旗。

  “裴大人,快交出来吧。我师父教我别生事端,别逼我不尊师命啊。”

  裴纶背受重伤,一时不得言语,眼见男子扒开外衣,取出公文,伸手去抢,却无力得手。


  许显纯听罢,道:“尔无用至此?竟不如山野小贼!本镇抚要你何用,自去南司罢。” 裴纶即被贬南司,仍袭百户职。许又派十余人分道而行,复去捉拿黄尊素。


  是夜,沈炼思昨夜事,甚觉蹊跷,欲与殷澄共商暗查。行至殷澄居所外,见其送客。殷澄道:“这位是南司的百户裴纶。”又对裴纶道:“这是咱大人沈炼。”

  沈炼点头,拱手作礼,谓殷澄道:“与你有事要谈。”

  殷澄便向裴纶道:“那我不远送了,赶明儿再聚。”

  裴纶既走,两人进屋内谈。沈炼说起昨夜事,眉头紧皱,道:“女子潜入诏狱已是奇怪,见身手似戚家军后人。”

  殷澄惊,道:“先前裴纶在苏州时遇劫,那贼人也是持苗刀,武艺高强。”

  沈炼道:“事情不简单。没准儿是一窝贼。”

  殷澄骇:“这背后莫不是有更大的阴谋?”

  沈炼不语。二人静默良久,沈炼告别。


  同日夜,清风茶楼。一身着月白飞鱼服男子环视左右,四周无人,乃推门进。内有一女子等候。

  男子开口道:“师妹,昨夜你与锦衣卫冲撞了?事情可办了?”

  女子答:“师兄不必担心,一切尽顺明公意。”

  男子又道:“昨夜交手之锦衣卫乃我手下沈炼。他已有疑心。”

  女子道:“师兄稍安,他无从查起。”

  男子点头,又问:“黄尊素公文丢失一事,可是你派人做的?”

  女子颔首,答:“是我让修儿去的。”

  

  半月前,丁修自关外赴京。其先寻至北镇抚司,尾随陆文昭几日,方才得知师傅丁白缨居所。便择一日师傅外出,潜入房内等候。

  酉时丁白缨方归,察觉屋内有人,手按刀柄,道:“何人?现身!”

  丁修从房梁跃下,单膝着地道:“惊扰师傅了。”

  丁白缨坐定,道:“怎的不在军中安生待着,跑京城来了?”

  丁修自顾起身,道:“军中无聊,出来玩玩。”

  “早些回去,与你师弟老实待着,这不是你该来的地儿。”

  丁修笑道:“怎么,您和翀儿泰儿来得,我来不得?”

  丁白缨色厉,骂道:“军人不做,赶躺地做流寇吗?”

  “怕是有些人就是乐意做个流寇哦。”丁修正色道,“丁显那狗崽子跑了。”

  “跑了?”丁白缨惊讶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“那崽子早上出去,就没回来。”丁修嬉笑,道:“反正师弟都跑了,我回去没劲。不如师傅收留我,保证指哪儿打哪儿。”

  丁白缨不语。丁修静候须臾,又问:“如何呀,师傅?”

  丁白缨沉思片刻,道:“魏忠贤派人赴余姚抓捕黄尊素。此人乃东林党智囊,我要你去劫了那抓捕公文,记住无伤他人性命。”

  丁修大喜答应,正欲出门,又听师傅言:“得手之后去找你师弟,找不到别回来。”

  丁修回望师傅,见其面沉如水,黯然答:“是,遵命。”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私设周顺昌是北斋妙彤的父亲

还有那黄尊素就是黄宗羲他老爹

俩炮灰老头儿都是东林七君子里的

前文为了周顺昌死的那五个壮士就是五人墓碑记的主角

  


评论(3)
热度(14)

© 参商☄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