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商☄️

我 与山说话 山 沉默无答

【祖震】两重星(四)

开车伤神。。。。。

***

  他们紧拥着变换角度接吻。

  他嘉木般的躯体仰面倒在草坪上。肌肤蒙上了夕阳的光泽,疲惫的身体绵软无力。

  他用最柔软的地方紧紧抓住他。他细瘦的双腿绞在他的腰臀上,足尖的每一次战栗都让心脏收紧又松开。

  吴觉得四肢仿佛燃起火焰。他用燃烧的肢体去点燃身下的他。他的心因感激而几乎发疯。失而复得的喜悦化作此刻的疯狂,他埋首他的颈项,撕咬柔软的皮肉。他的两片锁骨随呼吸起伏,如鸟儿振翅的模样。

  唇下是跳动的心脏。情欲蓬勃迸发,爆裂之后是绵长的忧郁。重逢的前提是曾经失去。他曾把自己的日子分成小小的时刻,告诉自己每一刻都该有对他的等待。思念是一场战争,灵魂与痛苦搏斗。

  他们在战后温暖的夕阳下交叠,汗水辛辣,日光迷眼。


  张震本以为跌宕之后,余生皆是平静。

  哪成想清晨出门遇上个送校样的小职工,为了赶时间,慌头慌脑地没注意他。

  他被摩托车撞飞,又跌在车上,被拖行了好几米远,才重重倒在街上。

  腿受了重伤,还撞到了脑袋。在医院躺了两月有余,才回家修养。

  他原本的房子在战时就给摧毁了,现下住在横须贺的小别墅里。

  院子里老枫树的树干比他腰还粗。十月份的光景里,红叶几乎铺满了狭窄的天空。

  白天一个人在起居室里摆棋,晚上看书。但头上的伤始终不好,常常想不起记过的棋谱,恍神的次数也越来越多。时间也格外慢了起来。

  

  冬天来的悄悄的。感觉到的时候,吴已经把做好的冬衣拿到他眼前了。

  这会儿正巧落起小雪来。张震兴起,翻出一双高齿的木屐,踏进铺上薄雪的院子。

  细小的雪落在杉树上,渐渐聚集成一簇簇白绒绒的花。这是属于冬天的花。

  吴跟在他身后。见他驻足在树下仰望,走上前去,“雪花是很美的呀。”

  “很秀气啊。这种薄薄弱弱的雪,能存留多久呢。”张震伸出手,轻抚枝桠上的白雪,稍一触碰,便瞬间变成晶莹的水珠,蹭在他白皙修长的手指上。

  “我总是怀念北方的雪。那才是纯粹的雪。这里的雪像雨,还有海水的腥味。”张震把手揩干,“北平的雪落下来的时候,天地间都是松柏的冷香,鼻息间净是清冽。那是一种通透的味道,回想起来连灵魂都在震荡。”

  “但我离那种感觉越来越远了。”


  春天的时候,张震在京都有一场棋赛。吴寻思着早些带张震过去休假,惊蛰一过就出发了。

  吴心中有个奇怪的想法,他感到整个冬天里张震都陷在一汪难以名状的痛楚之中,周身都缠绕着一缕淡淡的寂寥。那姿影实在令人感到担忧又悲伤。也许古都的美妙景致能让他松快一些。

  他们租住在下河原町的一间旅舍。那里是京都最摩登的地方,附近的龙村有许多做外国人生意的店铺。因为一些热情的西方太太们,平日里总显得很热闹。

  吴喜欢热闹,天光亮的时候就带张震出门走走。店铺里多是龙村产出的织品,又以女式的绸缎居多。吴倒是喜欢看那些仿古代书画的断片。有一些散发着丰腴光泽的浮世绘式的织品,还有一些仿中国画的绸巾。

  “即便我在西方长大,也还是喜欢这些东方的艺术品呐。”

  张震仍然垂首,目光流连在漂亮的织物上面。

  “或许是深入血缘的联系吧。我虽不怎么懂得中国画的内在,却因这样的色彩而感觉舒畅啊。”

  “也许吧。”


  植物园是西式庭园,宽敞明亮。进门便是一座精巧的喷泉,四下盛开着郁金香。

  树丛之中露出亮晶晶的玻璃温室的圆顶,映得嫩叶也微微地发亮。孩子们在乐园里嬉闹的声音也显得悦耳。

  娇艳的郁金香是各种的色彩。还有特别的神秘的黑紫色花朵,在一片红黄里格外惹眼。

  “这不像京都的情调嘛。”吴用脚去勾郁金香的花朵儿,“与美国的也没什么不同。”

  “是另一派的风采啊。”张震倒是觉得花儿娇美就足够了。

  “西方的花再漂亮······”吴咧开嘴大笑,直直地望着张震的眼睛,“我还是喜欢竹林的嘛。”

  张震觉得右脸上的阳光停留了很久。

  


评论(2)
热度(14)

© 参商☄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