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商☄️

我 与山说话 山 沉默无答

【祖震】两重星(一)

 借了之前一位大大的AU   商人祖❎棋手震

部分情节来自电影《吴清源》


  两重星

***

  月明堪久赏,终夜绕清池

  张震年少入棋道,命里无他,只棋与信仰。


***  

  吴抬眼,只见从远处走来的人身着绘有白鸟的浴衣,身量修长,双臂贴身,缓步朝这边走来。 

  身边的野间先生这时直起身来,略略惊讶地说道:

  “那人不会就是张君吧?”

   吴这时才想到那个饱受赞誉的年轻棋手,自本因坊战与秀哉名人对决以来,声名极盛。

   野间君执起酒杯,“真想单独见见是怎样一人呢。”

   吴与他碰杯,眼见着那人进了近旁的和室,“明日对赛便可一见,野间先生可递上名帖呀。”

   散席后吴并没有回到房间。他自顾自地在院儿里来回地走。现下已有点晚了,零散有几颗小星在夜空上。初春的夜风又些凉、润。他踱到一间房前便停了下来,坐在廊道上小憩。

   他能听到屋内传出的谈话声,但不能听懂太多,只隐约听出“三三、星、天元”几个单字和说话人的兴奋。他边听边望着院子里的惊鹿出神,脑袋也跟着竹管子一点一点。  

   推门声将他惊醒,吴嚯的一下站起身,正巧吓到刚出来的年轻男子。眼前似有白鸟在飞舞,晃晃头回过神来才认出是那位先生。

   “在下失礼了。”记得张先生是个华人,开口便是国语。

   张震欠身,表示不在意,便与同伴一道离开。

   吴坐在廊下,仿佛看见白鸟在夜空上翻飞。


***

  吴先生来访,张震在茶室招待他。女佣送上来点茶的物什,是一套的织部陶,黑釉的面,白釉的里。

  “先生好茶么?”吴看着他稳重的点茶做派,一时感到眼前人的高雅。

  “一点点。茶道和寂,与棋道互通。”

  一碗茶已敬至面前,吴慌忙结过,见茶水清绿,映出碗底阴刻的草叶图案,惊喜道,“好精妙的茶碗。”

  “川端先生送来与我的。这上面嫩蕨菜的图案,最适合早春。”

  吴正准备饮下茶,却被一阵玻璃破碎声惊到。他起身拉开门,看见女佣慌慌张张跑过来,“先生,有人扔石头,还有信!”

  张震撑着膝盖起身,从女佣手里接过信。片刻,他对吴深鞠一躬,“今日是不能再招待阁下了,我送阁下出去吧。”

  吴很快猜到了缘由。中日交战,身为华人的张震与本土棋手木谷实的对决确实不合时宜。当今民族主义泛滥,已有人叫嚣着要张震退赛。今日砸窗之事,想必是那些好事之徒所为。

  夜里便是辗转难眠了。事情并不简单,他担心张震的安危,却也知道按他的脾气,想必是不肯就范的。他孤家寡人一个,棋是唯一,要他弃赛,万万做不到。他迫切地想要再见到张震,要听听他的说法,也能安心一点。

  大清早就起来,让人开着车到那一带地方。总算是如愿见到了张震,却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  “先生这么早,有事?”张震的声音稍有些疲惫,但还是端坐在榻榻米上。

  “这么早来叨扰先生,是我失礼了。”吴有些懊悔,“昨日之事教我无法安心,始终在思考先生的想法。”

  “吴先生有什么想法吗?”

  “自然是希望先生平安,得胜。”

  “胜负之事还算次要。”张震微笑,“身为棋士,哪怕是死在棋盘上,也是死得其所的。”

  吴一时心惊,面前人脊背挺直,门外的春光悠然落在他身上。他的微笑在光晕之中显得圣洁,身影却稳如磐石,坚定不移。

  “是在下多事了。打扰到了先生。”

  “哪里。”张震起身,“我送先生出去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tbc



评论
热度(11)

© 参商☄️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