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商☄️

【祖震】二次庆祝 (大结局)

ooc

****
我给阿震打电话,告诉他我见到阿祖了。电话那头没有出声。睽违多年的人就在身边,任谁都要缓一缓。
半晌,阿震终于说话,喉咙里像哽了一块石头,光是听着就觉得疼痛。
“在哪儿啊……”
“在鎏嘉码头。”
阿震嗯了一声,又不说话。
“我明天去接你。我带你去找他。”
阿震轻轻说谢谢,挂断电话。

我领着阿震走在北滨路上。这里的夜永不会是夜,它总是热闹的,喧嚣的,带着辣椒的热烈和酒的沉醉。
阿祖还是坐在原处,他一定想到阿震要来。
我停下来,阿震往前走去,在离他几步的地方站住。
“阿祖.......”
阿祖回头,嘴里含着烟。他眼光闪烁,明明灭灭。他把烟拿下来,夹在手指之间。
“你为什么要回来?”阿震带着质问的意味。
阿祖又拿起烟吸了一口,缓缓吐气。他望着远处热闹的街道。
“我想重庆。我想鎏嘉码头,想洪崖洞,想十八梯,想那个索道。
我想珮姐火锅,想李记......”
他顿了顿,有些哽咽。一滴泪流下来,他说:“我想你了。”
眼泪汹涌起来,阿祖几乎泣不成声。他看着阿震,肩膀颤抖。
“你......还爱我吗?”
阿震捂着嘴,点点头。他们终于相拥在一起,在走过了各自的十年之后。

我们又怎能说十年的空白是无用的呢?它让幼稚的孩子长大,让浮躁的青年成熟;它让一段感情沉淀,最终更加坚不可摧;它让两个人最终是走到了一起,带着庆幸与珍惜。

还记得阿震第一次带阿祖回家时,两人都很紧张,他们真的都害怕再面临分离。
阿震只有父亲,母亲早就去世了。还好他爸爸平日里很和气,听他们坦白后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叫他们滚出去。
其实还好啦,让他们俩都出去也比扣着阿震好啊。之后阿震爸爸也没有要干涉他们,这两年也都有请他们一起吃饭什么的。
没有事情是一顿火锅解决不了的啦,如果有,两顿好了。
不过和阿震爸一起撮火锅是不可以点鸳鸯的,找的店呢是没有辣度选的,不然会让你滚出去哦。
连辣都不能吃凭什么要拐我家儿子啊!
喝酒也要耿直才行,拿个高脚杯喝红酒绝对不可以,如果要这样,阿震爸会把红的白的啤的兑到一起,调个中华芝华士给你哦。
所以现在阿祖才会来问我当初自己是不是错了。
我看着这个辣得嘴唇起泡,喝得一脸通红,趴在桌子上诉苦的男人,和阿震一起狂笑,然后给他煮个广式凉茶降降火咯。


阿震和阿祖又去了南山。他们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去看看,咱们本地人从不去这么勤的。那景色都看惯了,也不知道哪里好看,竟还看不腻。我想那颗树都要认识他们了。
不过还好,那树下站着的就该是两个人,阿震再也不用一个人孤零零地看夜景了。

从此以后的每一个夜都该是温柔的。

END

评论(6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