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商☄️

【祖震】二次庆祝(二)

ooc

*耍朋友 就是谈恋爱的意思
虽然刚刚毕业,但也不清楚高中生是怎么谈恋爱的
只能照平时自己的吃喝玩乐写了

感觉要写成旅游攻略了😂

----------

这年春节的时候,阿祖的父母回美国处理一项工作,要离开三个多月。年初一那天阿祖把阿震叫出来玩。街上人也不多,大概都窝在家里。他们在观音桥晃了一上午,找了家串串香解决了午饭,回了阿祖家。

阿祖提议看些片儿,于是他们就窝在阿祖卧室的单人沙发上看。阿祖的书架上很大一部分都是影碟,有不少老片子。阿震挑得眼花缭乱,最后选了《Happy Together》。

戏里的梁耀辉总是喝酒,阿祖看得心痒,也跑到厨房去拿酒。阿祖不敢拿他爸爸放在玻璃柜里的洋酒,于是拿了一瓶老白干。

阿震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也想要喝酒了。他望望窗外,雪花被风打了个旋,飞飞扬扬的煞是好看。阿震的记忆里没有过雪,重庆不下雪,但美国肯定是常常下雪的,甚至是鹅毛大雪。今年的重庆特别冷,气温已经跌到了零下。阿震觉得应该喝酒暖暖身子。

“阿震,我总觉得你跟个闷葫芦似的。”阿祖捏着酒杯抿一口,有点烧。

阿震看着屏幕里坐在电车上的何宝荣和梁耀辉。霓虹灯映在车窗玻璃上,贴上了他们的脸。他们没有说话,阿震也没有说话。

但阿震在想,阿祖有很多朋友,有个很大的交际圈。其实阿祖跟谁都不交心。他与阿祖是完全不同的人,但他与阿祖交朋友却好像是必然的。

阿祖侧头去看阿震。阿震的侧脸好看,额头圆圆的,鼻梁高线条又圆润,薄嘴唇,尖下巴。

真TMD好看。阿祖想,这人哪里都好,脸好看,身板儿顺溜,连心也好,热腾腾的,跟他看上去的样子一点也不像。阿震该是一个赤诚的人,不知道自己能否担得起他的这番赤诚。

阿祖靠近阿震,嘴凑上去亲他。
“你做啥子?”阿震转头看他,“亲我做啥?”
“我钟意你啊。”阿祖又一口亲上他的嘴。
阿震这时彻底呆了。唇上柔软温热的触感很陌生。他脑袋里好像闪现了除夕夜的烟火,绚烂过后是一片空白。
“你钟意我么?”
阿震不知道怎么回答。此情此景另他不知所措。但他没有拒绝的想法。
也许他是默认了。阿祖这样想。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了出来,可能是酒精游走在他的身体里,让他无力克制感情。

晚上阿震要回去,大过年也不好一个人在外面过夜。阿祖送他去车站。这一带是背街,没什么人。路灯柱上缠着灯串,还挂了红灯笼,把无人的街照得很亮。两人走在夜色下的光亮之中。阿祖把阿震的模样看得很清楚,他想这模样可能要在他心里刻上一辈子。
“要不......我们......就......”阿祖小声说,觉得阿震可能听不清。
“你想和我两个耍朋友*,是不是嘛。”阿震侧过头,笑着看他,“可以,得行。”
阿祖突然觉得头有些发昏,只能连连点头,目送阿震上车。

谈恋爱应该像什么样子?吃吃喝喝,打电话发短信?阿祖与阿震似乎没有变化,在大家眼里依旧只是好朋友。也许两个男孩子的恋爱很简单,不过是给感情下了爱情的定义。

太阳要接近北回归线的时候,重庆的夏天已经先来了,每天都是艳阳天。周末晚上他们去鎏嘉码头玩。重庆的夜景很漂亮,阿祖说,跟香港似的。建筑是错落有致的,远看层层叠叠。夜幕下看,似天庭落了人间,灯火如星铺满了世界。南面嘉陵江流过,绕着渝中半岛向东与长江回合。粼粼的江水把岸上的光映得朦胧又暧昧。最高的那座楼,在楼身上写着“一生一世在一起”。

那时候没人知道一生一世有多长。它只存在在人们的口中。虽然他们年纪轻轻,彷徨,无惧,却知道承诺有多沉重。迷茫是无形的,却压得他们一时无言。

他们沿着北滨路往东走,江风带着水汽,有丝丝凉。他们站在北岸望对面的洪崖洞,它仿佛城中之国。千厮门大桥连接着这头与那头。但不需要走过去。洪崖洞内熙熙攘攘,遥望反而让人觉得静谧,像一个猜不出的谜语。大桥延伸到房屋之间,流光溢彩地一路通进了未来。

也许在这个年纪,爱人就是玩伴,可以一起分享双人份的冰淇淋,可以用情侣的团购券,可以随时随地都有人相陪。爱情仿佛是很简单的,两个人在一起便是了。此时他们于爱都是忠贞的信徒,尚不知以后的样子。

TBC

评论(2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