参商☄️

【祖震】二次庆祝(一)

有私设
方言预警

从学生时代开始 时间跨度大
阿震阿祖聚合分离的故事
暂定BE。看我后面能不能圆成HE吧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----------


我在2008年来到重庆。我不能算是土生土长的重庆崽儿,但在我的生命里,重庆这座城市已经深深扎根,或者说我已经深深扎根在重庆。
我在这里生活了好些年,并且还要继续生活下去。我一辈子都不会舍得离开这里,或许我将留在这里变老,死去,带着我对这座城市所有的记忆。
所以,我现在要讲我见证过的一个故事,我将它讲述,也将它铭记。

阿震与阿祖从高中开始认识,阿祖是从美国过来的插班生。他普通话讲不好,方言更是不会说。平时说话带着浓浓的香港口音,音调一塌糊涂,甚至无法准确掌握人家说话的意思。

不过我们念的是外国语中学,平时大家讲英文也没问题。不过重庆妹儿热情,大方,看阿祖长得好看,老是喜欢逗他,连带起班上的男生也爱上了这项活动。阿祖脾气好,大家也没有恶意,很快就打成一片。大家都喜欢阿祖,都愿意和他亲亲热热的。

但是阿震不同。当然也没什么不同。阿震一直以来对任何人都很冷淡。用我们的话来说就是闷头日脑的。但他又张狂,是那种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气势。其实他也从不跟人交恶,连大声说话都没有过。但是说实话,大家都有点怕他,虽然他长得也很好看,但一般没得女娃儿敢跟他搭话。

阿祖肯定早就注意到了那个与众不同的阿震。他一开始和我们一样,与阿震鲜少交际。但在多年之后看来,他不过是存了些难言说的心思。

周五最后一节课终于结束,平时住校的同学早就拎包跑了。教室里只有三两个同学还在慢吞吞地收拾东西。阿祖向来不着急回家,每次都是等着阿震先走出教室再慢慢跟上。几乎没人注意到这点,但今天的阿祖有点不同于往日,这次他走上前去跟阿震讲话。
“阿震。”
阿震抬眼看他。
“你每天上学都走这路吗?”
阿震点头。
“那你早上可不可以帮我买煎饼果子,我都不顺路。”阿祖的表情非常诚恳且无辜,好像在拜托一位很熟的朋友。
但阿震没有拒绝。

从此阿震每天都会买早餐给阿祖。有时候是煎饼果子,有时候是小笼包,连豆腐脑甚至是溜干面都会买。同学们赞叹阿祖的能耐,但又发现两人的交往仅仅是带个早餐。

但后来他们就一起去网吧打游戏了。再后来就成了好朋友。阿祖一个海归,却熟门熟路地带着阿震穿街走巷地吃,比如学校旁边菜市场门口的凉面,水果摊旁边的烤串儿,还有他觉得最正宗的港式奶茶和芝士味儿的鸡蛋仔。连哪个摊位的馒头好吃他都知道。有时候还能指使隔壁班的体育生摸出校门去带鸭脖和鸡排回来,夜自习时还会躲在草丛里偷偷等外卖小哥送餐来。

阿祖仿佛对任何事情都很感兴趣,新上线的游戏永远都是他先通关。他不吝啬时间去研究每一个游戏的秘诀,然后就得意地教给阿震。他也很热衷于学校组织的活动,能参加的都参加,而且总会带着阿震。

我想阿震其实并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硬邦邦的,相反是一个软软的人。他之所以冷淡,不过是太寂寞。一个高中生也是能有很多寂寞的,我同时觉得阿祖也很寂寞,他可以说是很能折腾。但他之所以折腾,大概是没什么好消遣的东西。


TBC

评论(6)

热度(10)